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www.4067.com > www.4067.com

今期开奖旗滨集团净利降23%宁波前首富俞其兵失落的十年


发布日期:2021-06-15 03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心播送电视总台、新华网将进行近日,A股出现了大幅回调,沪指于3458高点掉头向下寻底,3200点关口也一度失守。截至7月30日收盘,沪指报收3286点,跌幅0.23%。用七上八下来形容投资者们的心情,再适合不过了。

  楼市资本论发现,与大盘的大幅波动类似,主营玻璃生产的旗滨集团(SH601636)近期的表现有过之无不及。并且,旗滨集团还因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累计超20%,发公告解释。7月15日晚,旗滨集团公告称,经自查并向实控人俞其兵函证得知,无未披露的重大信息。到了7月24日,旗滨集团在盘中跌停直到收盘,风险气息浓厚。

  通过旗滨集团财报数据,楼市资本论发现,旗滨集团2020年一季度,实现营业收入12.99亿元,同比降29.22%;净利润1.61亿元,同比降23.39%;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-2.4亿,同比减少324%;短期借款则比2019年底增加近9亿。

  旗滨集团或并没有表面上那么“光鲜亮丽”,就连公司实控人俞其兵问鼎宁波首富的故事,也已经有10年那么久远了,从一开始的干工程起家,到转行做衣服,又跨行房地产,最后到玻璃生产为主的旗滨集团,还能再次辉煌么。

  创始人的性格与能力无疑对公司发展起着十足轻重的作用。创始人善变,那么公司会很难抓准战略方向,创始人能力不足,那么公司的前景也必然不会太光明。

  俞其兵虽然已不再担任旗滨集团的董事长,但通过股权图我们也能看出,作为创始人俞其兵对旗滨集团仍有着绝对的话语权。

  楼市资本论发现,工程队出身的俞其兵能在玻璃领域打下一番基业,全靠他有股子折腾劲。

  但很多时候爱折腾并不是个好品质,尤其对一名公司创始人来说,爱折腾会为公司凭空增添很多风险,投资人也不会想把投资公司变为赌博游戏。然而,俞其兵或许认为,他的财富都是他“折腾“”来的。

  俞其兵是宁波宁海人,1965年11月出生,属蛇,专科学历,有境外居留权。

  从命理学的角度看,俞其兵五行属木,主仁慈,理智,聪颖。木蛇的主人事业颇多改变,善于掌握时机,并且财气甚佳。

  反观俞其兵,他最早是建筑行业出身,曾任宁波市宁海黄坛工程队副队长,但干了几年后,或是耐不住寂寞的性格使然,他退出工程队,开始了自己折腾的一生。

  退出工程队后,俞其兵先是转行进入了制衣业。1986年至1996年,他一直在宁波利华制衣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职位,可到了而立之年后,俞其兵又按捺不住自己喜欢冒险的心。

  1997年,在命运的推动下,俞其兵又重新迈进了房地产的大门,做起了房地产开发、销售、物业管理等业务。像华庭家园、华山花园等宁海市民熟悉的楼盘,就是俞其兵开发的。

  那些年,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如火如荼,俞其兵也投身入于这波浪潮中。可在房地产行业经营了数年后,屈从于本性,心思活络的俞其兵又有了新想法。

  2005年7月,旗滨集团并购重组了株洲玻璃厂,俞其兵借此正式进军了玻璃制造业。这无疑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转向,他也借此于2011年问鼎了宁波首富。

  俞其兵不断更换赛道,不断转行折腾,最终在玻璃行业闯出一番天地。但俞其兵的好运气,后劲明显有些不足了。

  楼市资本论发现,自2011年问鼎宁波首富后,俞其兵在财富榜上的位置就开始步步下滑。据新财富500显示,很多2011年还排在俞其兵后面的宁波富商,现在身价已经纷纷赶超。

  楼市资本论发现,当年被俞其兵压过一头的马建荣,因多年来一直专注于纺织服装领域,现今身价已经是俞其兵的是俞其兵的十余倍。就连一直以来跑得很慢的李如成,俞其兵都已经望尘莫及。

  相信被人接连超过的感觉一定很不好,不知道俞其兵是否会后悔自己当初的四处涉猎,不专注。

  2020年上半年,由于新冠疫情导致下游复工延迟,企业生产线库存再次刷新历史高位,达到 5300 万重箱,而全国总库存更是达到1.37 亿重箱,这导致了3月份后玻璃价格断崖式下滑。

  尽管目前价格开始回升,但过于依赖房地产行业的弊端已经展现,行业的未来仍存在不确定性。特别是玻璃价格走软,大概率导致行业性的不景气,旗滨集团的业绩也自然会受到冲击。

  楼市资本论发现,2020年一季度,旗滨集团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出现了很大下滑。营业收入减少29.22%至12.99亿元,归母净利润减少23.39%至1.6亿元,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-2.4亿元,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了324.07%。

  值得担心的是旗滨集团的年中报,其一季度的业绩差强人意,二季度大概率更无法使人乐观。毕竟,通过玻璃价格指数图我们可以看到,整个二季度玻璃价格都处于较低的区间,而玻璃价格下跌,最直接影响的就是公司业绩。

  另外,楼市资本论发现,旗滨集团的短期借款于一季度内大幅增长。截止到2020年3月31日,旗滨集团的短期借款达到了17.98亿元,相比于19年年底增加了近9亿。

  在整理了近几年年报后,楼市资本论还发现,旗滨集团的流动比率已经连续8个季度小于1,有着不小的短期偿债压力。并且,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自2017年开始逐年下降。净利润增加,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却减少,这说明公司的盈利质量正在下降。

  与此对应,公司的应收账款不断增加,其增长速度远超营业收入的增长速度。虽然应收账款目前的占比还不高,可它的快速增长,在如今的震荡多变的大环境下,着实让人忧虑。

  楼市资本论认为,通过分析旗滨集团的财务报表,从营收、净利润、借款、现金流及应收账款中能察觉出很多不好的趋势。

  俞其兵是房地产行业出身,对玻璃行业并不精通,所以管理经营方面,他一直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,自己退居幕后甘心当一名”甩手掌柜”。也正是在专业人士的带领下,旗滨集团才有了后来的发展。

  除了管理上的放权外,俞其兵还很孝顺,举贤不避亲。在公司上市时,他的父母都在集团担任董事。

  其父俞桂林,1931年生人,小学文化,曾任宁波永大装饰工程执行董事、宁波永大房屋拆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、株洲旗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。其母陈回振,1938年生人,初中文化,曾任宁波利华制衣有限公司副总经理,株洲旗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。

  2011年旗滨集团上市,俞其兵八十岁的老父因持有旗滨漳州间接持有旗滨集团,一举成为了亿万富豪,还在网络上引发强烈反响。

  不过最新天眼查信息显示,俞桂林为法人代表及高管的旗滨系相关公司均已注销或吊销。唯有一家福建旗滨投资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6.2亿元,法定代表人为俞静,并由其100%持股。

  工商资料变更信息显示,2016年4月1日投资人由俞桂林变更为俞其兵,并于2018年7月6日,法定代表人由俞其兵变更为俞静。疑似俞氏家族已在布局从一代到三代的财富股权传承。毕竟俞桂林十年前就年事已高,如无意外现在都得89岁了,而现年55岁的俞其兵也到了该培养接班人的时候。

  楼市资本论认为,从行业的角度讲,玻璃行业对房地产市场的依赖程度较高,地产产业链占据了超过 75%的玻璃下游需求,因此公司业务受房地产周期影响比较大。而近年来房地产调控收紧,房屋竣工及销售数据也不乐观,这都给浮法玻璃市场造成了极大的压力。再加上行业内存在着结构性产能过剩情况,市场竞争非常激烈。

  总之,在旗滨集团彻底摆脱受房地产行业的周期性影响之前,都不能对公司的风险放松警惕。今期开奖